零排放研究及倡议

愿景:从构思到实施

Image by Kvalifik

从生活实验室转向大型项目

自创建以来,零排放研究及倡议就无法与实施分离。零排放研究及倡议必须谨慎选择在何处投资能源和资源。零排放研究及倡议是一个没有总部的非盈利组织,通过运营网络来维系经营。零排放研究及倡议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将构想转变为试点项目,并通过现有的生活实验室转变为大型项目。同时,我们应该竭力避免期望外界人士会从事这项工作。实际上,零排放研究及倡议除了承担促进作用外几乎并无其他作用。我们始终首先依靠本地资源与人力资源。
 
毫无疑问,一系列微型项目可能会分散风险,但是这无法提供以所需的步伐促进建成更好的社会和社区所需的平台。因此,我们有必要加快前进的步伐。多亏了开创性领导人提供的卓越而实际的案例,例如哥伦比亚的保罗·卢加里(Paolo Lugari)和印度的阿肖克·霍斯拉(Ashok Khosla),他们独立创造了现实。那里的例子即是灵感和科学的证据。现在,如果我们采取长远的眼光,并且只能选择一个方向而不是一个模型,那么确实可以尝试从一个有生命的实验室迁移到一个大型项目。我们必须花时间建立专门的团队来逐步实施该项目,也必须花时间去激励该团队实施超出当今认为可能的举措。
 
如果这些举措真正在某地现场造成了影响,世界各地的市民就会像获得坦克般地很轻易地得到主导权,而不需要等待来自其他地方的资金支援或者政府支持。他们会将此进行下去,并做得彻底。依据我们以往的经验,一旦火车开动后,没有人想被遗漏剩下。因而,成功的关键在于铺设轨道和发动机的自动力情况。像加维奥塔斯2这样的大型项目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但基于保罗·卢加里的加维奥塔斯的事实参考,一切事情都可以从现在开始有所不同。加维奥塔斯的项目十年前看起来像乌托邦,但今天却已经成为现实。也正是这一现实使我们可以想象一个新的乌托邦。
Image by 蔡 嘉宇

产品级联

零排放研究及倡议的概念始于改变生产系统的愿望。基于对自然系统提供的真正机会的考量,现在已经到了为设计消费系统设计付出同等努力的时候了。这就是为什么大型项目的设计和实施必须辅之以旨在将系统带入家庭的创新营销活动的原因。

在其中,产品级联的概念将被加强,营销策略部门和分销公司之间会建立一系列伙伴关系,以在下列系统中销售其产品:如果用有机方式种植咖啡,则需要用草本植物来控制害虫(草本茶);若要避免土壤侵蚀,则需要种植土壤稳定灌木(草本茶),如果需要芭蕉树提供的荫凉(脱水零食),则我们还会有咖啡废弃物 —— 它们是热带蘑菇(脱水蘑菇)的基质。

 

现在,我们便可以向消费者出售:(1)有机咖啡,(2)花草茶,(3)脱水香蕉和(4)热带蘑菇。而这些也都是生态系统的产物。当生产成为系统的一部分时,消费也必须成为系统的一部分。

Image by Scott Graham

创新融资

没有经验的大型项目的设计和实施,只有在有可靠的财务策略支持的情况下才能成功。这并不意味着该项目已获得全部资金,或是该项目在启动之前就已经在帐户中拥有现金。这只是意味着人们知道如何产生经营和扩展此业务所需的现金流。人们不能依靠的贷款、小额信贷、软贷款、捐赠、技术援助和政府担保,事实证明这些相同或简单的组合并不足以克服巨大的贫富差距。我们需要并欢迎慈善基金会的慷慨捐助和政府的善意资助,但这需要智能的金融工程加以补充甚至取代。

在接下来的十年中,零排放研究及倡议会致力于丰富「智能购买」的概念。各公司应具备从以系统为基础的原材料生产商那里购买产品。例如那些从生产有机草本茶的农场购买咖啡的供应商,如前所述,他们正在利用他们的购买力进行「智能购买」。这些从事智能采购的公司不仅尊重自然环境,而且这样的商业模式与自然界处于共同进化的道路上,它们不仅尊重土著知识和文化传统,而且立足于其之上使其蓬勃发展。零排放研究及倡议计划充分利用全新的融资系统,并结合创新的标签系统来刺激创新并考虑所有物种的需求。